關注: 手機客戶端

 

罰金刑執行機制的完善

  發布時間:2018-12-03 11:26:02


    罰金刑,是法院判處犯罪分子向國家繳納一定數額金錢的刑罰,主要適用于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犯罪和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犯罪,起著懲罰犯罪、預防犯罪、?;す講撇淖饔?。

    作為刑法明文規定的刑罰,罰金刑在司法實踐中的執行狀況堪憂,執行率低,甚至出現“空判”現象。浙江省溫嶺市人民法院對2016年1月至2018年10月4126件判處罰金刑的刑事案件進行調查分析,主要發現以下問題:

    個人信用的缺失是根本原因。賴賬逃債的主觀思想無形中縱容甚至助長了惡意逃避履行法律義務行為的滋長和蔓延,導致罰金刑執行難以開展。

    罰金刑執行程序不明確。罰金刑執行如何啟動,啟動后如何操作,法院的刑事審判機構與執行機構如何就罰金刑執行進行有效的銜接等,現階段無章可循,造成了罰金刑執行的混亂。

    罰金刑執行缺乏監督。罰金刑執行是法院依職權啟動的,啟動的程序是否合法,執行的進度是否合適,效果如何,無監督機構監督。因此,執行情況外界很難知曉。

    犯罪分子財產線索難尋。相對于民事訴訟有多種保全措施,且原告多會積極提供財產線索,刑事案件并無此類規定。在起訴前的偵查階段,偵查機關更注重對贓款、贓物下落的追查,忽略此外財產的扣留或凍結,給罪犯及其家屬轉移、隱匿財產留下了機會,導致罰金刑執行階段缺少有效財產線索。

    部分家屬不愿代繳。由于多數罰金刑的犯罪人已入監獄服刑,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罰金是否繳納與主刑的執行不存在直接的關系,很容易使罪犯家屬產生抵觸情緒,認為既然已經坐牢了就不應該再承擔經濟制裁,從而拒絕繳納。

    法院與監獄、服刑罪犯溝通不暢。多數法院與罪犯服刑監獄不在同一地區,溝通不暢,導致法院無從掌握罪犯動態。罪犯有無減刑、何時出獄、有無在獄中交納罰金等信息,法院無從知曉。

    為此,筆者建議:

    強化法官釋明。法官在審理過程中,要積極與被告人及其代理人和親屬溝通,向其講清罰金刑的概念,使其從思想上正確認識罰金刑,積極主動地繳納所判罰金。

    司法警察為具體實施主體。司法警察的職責包括參與對判決、裁定的財產查封、扣押、凍結或沒收活動。在民商事執行中,其參與、協助執行,具有一定的經驗。在犯罪人及其家屬不配合、不執行的情況下,由司法警察參與執行,也可起到震懾作用。筆者設想可由法院的執行機構作為罰金刑的執行主體,由司法警察作為實施主體,如在具體執行過程中遇到需要裁判性的事物時,再交由執行機構裁量,以此形成一套由執行機構主導、司法警察輔助的罰金刑執行機制。

    建立司法聯動機制。為了保障刑事判決得以執行,可建立集合偵查、公訴、審判、執行的司法聯動機制。在偵查和起訴階段,公安機關和公訴機關配合查找財產線索;案件判決后,應當及時啟動罰金刑的執行,移交執行后,由執行機構主導,司法警察配合,確保執行的順利推進;在罪犯服刑期間,也要對其跟蹤執行,促使罰金刑能夠執行到位。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