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網絡直播犯罪原因及對策

  發布時間:2018-12-03 09:38:41


    近年來,網絡直播行業呈高速發展趨勢,已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與此同時帶來很多問題,甚至產生各種類型的違法犯罪。僅以江蘇省建湖縣人民法院為例,2018年便受理涉及網絡直播的民事糾紛十余起。因此,有必要對網絡視頻直播構成違法犯罪的深層次原因進行分析,以期更好地運用法律進行調整和規范,促進互聯網健康發展。

    當前網絡直播違法犯罪的主要特點和原因:

    所涉法律關系錯綜復雜。網絡直播行業伴生的知識產權、隱私權等糾紛愈來愈多,法律關系呈現平臺提供者、主播、用戶、經紀公司以及B端商家等眾多主體,其法律關系相互交織、關聯,很容易引發矛盾乃至違法犯罪。

    急功近利導致亂象叢生。網絡直播行業的逐利性驅使其力求在很短的時間內搶占更多的市場份額,各直播平臺競相“跑馬圈地”,靠觀眾“打賞”“刷禮物”等炒作手段來獲取利潤。這種靠關注度和粉絲經濟的盈利模式,必然造成亂象叢生和潛在犯罪風險。

    成本過低滋長違法犯罪。在平臺上注冊賬戶,再擁有一部智能手機,即可進行網絡直播。這種低門檻的準入條件,以及被查處的低概率和極大暴利的可能性,刺激著一些主播和平臺更敢于“越界”,促使他們不惜鋌而走險、以身試法。

    關鍵根源在于監管缺失。網絡直播具有文化、商業和社會屬性,故其監管不可能由一個部門來完成。在眾多監管部門缺乏有效管理體制機制、尚未形成合力的情況下,必然造成管理缺位或者滯后,這是網絡直播違法犯罪現象屢禁不止的制度根源。

    針對前述特點及原因,建議采取以下對策:

    著力健全規范網絡直播的法律法規。從立法層面明確各職能部門不同的具體責任,為監管和執法提供法律依據;首先接報或者查處的部門要負責該個案牽頭查處的責任,避免因交叉管理導致部門間推諉扯皮;立法時應注意法律位階和效力,明確不同犯罪行為之間的界定標準。

    切實加強網絡直播的行業自律自治。鼓勵指導成立網絡直播行業協會等組織,制定行業自律規范。通過行業自律自治提高準入標準,落實檔案登記制,完善盈利模式,建立網絡直播“黑名單”制度,制約不正當競爭,使行業監管更具專業性和實效性。

    積極構建網絡監管合力協作平臺。構建以公安機關為主,文化、廣電、工信等部門統籌協調的網上統一合力協作平臺。通過這一平臺,既能各負其責,又可協調運作,定期進行網絡直播間的巡邏檢查,實現監管常態化,加大對惡意直播的處罰力度,提高違法成本。

    加強反對網絡直播違法犯罪的宣教。各類媒體應加強反對網絡直播違法犯罪的教育和宣傳,引導廣大網民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政法機關應及時總結宣傳該類犯罪的新類型、新特點及其法律后果,以警示網民守法遵規。落實在線舉報機制,提升網民打擊此類犯罪的參與度和積極性。

責任編輯:張凱甲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