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對欠條能否起到直接證據的證明功能的討論

  發布時間:2017-12-07 10:57:33


    關鍵詞  合同糾紛 欠條

    裁判要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在起訴或應訴時應向法院提交必要的證據或證據線索,以證明自己的主張或反駁主張。在買賣合同糾紛中,欠條可起到直接證據的證明功能,需注意其真實性、關聯性、合法性。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八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

    案件索引

    一審 河南省洛陽市西工區人民法院(2017)豫0303民初135號

    基本案情

    哆某公司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依法判令某面點商行、張某支付欠款47520元;2.本案訴訟費由二被告承擔。事實與理由:某面點商行與哆某公司進行貨物買賣交易活動,哆某公司向某面點商行提供黑糯米糕、雪花南瓜餅等冷凍食品,后二被告拖欠哆某公司貨款47520元,經多次討要無果,遂訴至法院。

    某面點商行、張某共同辯稱,1.欠條是張某在被哆某公司強迫的情況下出具的,此欠條不具備法律效力;2.二被告將哆某公司提供的部分產品銷往中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期間被發現部分產品存在質量問題,為此二被告承擔了15000元的賠償金,哆某公司對此事實予以認可,并承諾事后向被告支付該筆賠償金,但至今未支付,故欠條中寫有具體數額另行計算的字樣;3.哆某公司欠二被告冷庫儲藏費用28600元未付;4.哆某公司多次到被告住所和營業地點滋事,致使被告無法正常經營,產生10000元的經濟損失。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并查明,2016年9月24日,張某向哆某公司出具欠條一張,載明:今欠初荷公司貨款肆萬柒仟伍佰貳拾元整(47520元),欠款人張瑞。該欠條上另備注有:庫存還有部分損壞產品,件數未知,還有之前有過一次產品質量出事一次,客戶買走該產品在使用過程中被查到,??羆蓋г?,因為現在是早上七點多,時間比較緊,帳查不到。哆某公司另出具2015年1月27日和2015年4月13日香港哆某食品國際集團有限公司銷售出貨單一份、洛陽市西工區某面點商行對賬單一份,以證明哆某公司向二被告供貨,二被告拖欠貨款47520元。

    另查明,初荷食品系武漢市哆某食品有限公司的專利產品,香港哆某食品國際集團有限公司與武漢市哆某食品有限公司是監制關系。庭審中二被告認可欠條中所載初荷公司系哆某公司,欠條落款張瑞即張某本人,張某系某面點商行的實際經營者。

    裁判結果

    西工區人民法院于2017年5月17日作出(2017)豫0303民初135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洛陽市西工區某面點商行、張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償還原告武漢市哆某食品有限公司貨款47520元。如洛陽市西工區某面點商行、張某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宣判后,原、被告雙方均未上訴。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債務應當清償。哆某公司向某面點商行供應貨物,張某因貨款未付向哆某公司出具欠條,雙方之間為事實買賣合同關系。張某系某面點商行的實際經營者,應與某面點商行承擔共同還款的責任。張某雖在欠條中備注庫存還有部分損壞產品等內容,但無法確定具體原因及數額,故其辯論意見本院不予采信,其可待有證據證明原告提供的產品存在質量問題后,向哆某公司另行主張權利。

    案例注解

    欠條是債務人向債權人出具的表示尚欠某物或者某款項的憑證,一般用來證明債權債務關系。欠條往往是對已存在的某種權利義務關系的確認或者債權債務關系的重新界定,如涉及債務的重新確認,以及錢款往來、錢貨交易產生的清償、結算、抵扣等。在審判中,欠條可起到直接證據的證明功能,在沒有其他合同的情況下,欠條本身就是一個簡式合同。在本案中原、被告雖沒有簽訂商品買賣合同,但原告武漢市哆某食品有限公司出具了被告張某所寫的欠條一張,故案件定性為合同糾紛。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50條規定:“質證時,當事人應當圍繞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合法性,針對證據證明力有無以及證明力大小進行質疑、說明與辯駁?!備菸夜姆曬娑ê橢ぞ堇礪?,任何一個具體事實,要成為定案的根據,必須符合以下三個特征,欠條作為書證的一種,也必須符合這三個特征。

    1、真實性。就欠條而言,應當是指“書寫、簽名、印章、按指紋等確實是指向被告的”,即欠條系被告出具。此案中原告武漢市哆某食品有限公司出具的欠條,簽名是“張瑞”,與被告張某的真實姓名不符,但被告張某承認是自己所寫的,即欠條具有真實性。

    2、關聯性。是指證據與案件事實之間存在客觀聯系。本案中武漢市哆某公司向某面點商行供應貨物,張某因貨款未付,向武漢市哆某公司出具欠條,雙方之間為事實買賣合同關系。張某系某面點商行的實際經營者,應與某面點商行承擔共同還款的責任。欠條是基于此買賣行為所產生的,顧欠條與此案件事實存在因果關系,有關聯性。

    3、合法性。證據的合法性是指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證據必須符合法律規定的要求。表現在欠條上,主要是指欠條在形成過程中是否存在脅迫、威脅等手段。在此合同糾紛案件中,被告辯稱其是受到了原告的威脅才被迫寫下了欠條,此話表明被告對此欠條的真實性、關聯性沒有異議,僅就其合法性存疑。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的規定,在起訴或應訴時應向法院提交必要的證據或證據線索,以證明自己的主張或反駁主張。但被告未提供其他任何證據證明其主張。且張某雖在欠條中備注庫存還有部分損壞產品等內容,但無法確定具體原因及數額,故其反駁不能成立,其辯論意見本院不予采信,其可待有證據證明原告提供的產品存在質量問題后,向哆某公司另行主張權利。相反,原告提供的欠條足以認定其與被告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因此原告據此主張的事實成立,該案不存在事實真偽不明的情形。

    (第一審法院合議庭成員:孫雨涵、張露、戴繼峰)

    編寫人:洛陽市西工區人民法院 民二庭 苑怡平

責任編輯:張凱甲    


 

 

關閉窗口